合道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上仙饶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
    如小山一般的锥形法宝和风雷缭绕的山岳狠狠撞在了一起。
    男子顿时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透过法宝传到身上,体内气血动荡,五脏六腑仿若都要移位了一般,仙力也是激荡不止,仿若要把经脉冲崩断。
    “不好!”男子脸色骤变,心生退意。
    因为这一击的威力已经非常逼近二品真仙,比起他和他的同伴强了一大截。
    他们两人联手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在男子的法宝和山岳印狠狠撞击在一起时,另外一边,那柄眼看要被七彩长鞭缠绕上的飞剑,突然一分为九,化为九只火鸦飞起,将七彩长鞭包围了起来。
    九只火鸦双翼煽动,上下翻飞,烈焰腾腾,远远望去便像一尊巨大的火鼎将七彩长鞭罩在了里面。
    七彩长鞭左右上下冲撞,狠狠打在鼎壁上,发出“嘭嘭”的声音,爆起团团火焰。
    但七彩长鞭不仅没能突破九鼎火鸦剑阵,相反那恐怖的反弹力带着滚滚火热透过七彩长鞭作用在女子身上。
    女子跟那男子一样,不仅体内气血、仙力动荡不止,更感觉到了一股股恐怖的火热就像岩浆一样冲入她的经脉中,难受至极。
    “不好!”女子也骤然变色,甚至目中透出了一抹惊惶之色。
    九柄火鸦剑是火龙集近四十柄下品仙器级别的飞剑飞刀重新炼化而成,而且还在里面落下了高级版的九鼎火鸦剑阵。
    九柄飞剑,有八柄极为逼近中品仙器,有一柄则是中品仙器。
    九柄飞剑一旦祭出,落下剑阵,威力之大直逼上品仙器。
    而山岳印现在还没跟玄翠山融合在一起,依旧只是下品仙器。
    女子感受到的威力自然跟男子不可同日而语。
    就在这一男一女脸色骤变,感觉事情不妙,踢到了铁板之际,秦子凌不知道何时手中多了一柄黑色的大刀。
    秦子凌连人带刀,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男子划去。
    “人仙!”
    男子瞳孔猛地缩了起来,浑身毛骨悚然,一股说不出的浓烈危机感在心底骤然涌起。
    几乎想都不想,男子一边急速后退,一边连连掐动法诀,四周顿时起了大风,大风中有黄色气流急速汇聚,那黄色气流带着土系力量,只一瞬间,男子四周的空间就变得泥泞起来,甚至还有马上要固化的迹象。
    几乎同时男子身上多了一件黄色铠甲,黄色铠甲上有黄色气流流转,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堵厚厚岩石铸就的围墙环绕一般。
    但男子动作快,秦子凌动作更快。
    男子的四周刚起狂风,秦子凌已经逼近男子跟前,那黄色气流带起泥泞之力,还未来得及固化,秦子凌的刀已经划破虚空,狠狠劈砍而下。
    “嘭!”黄色铠甲上的气流瞬间爆开,化为恐怖的冲击波冲向四周,刮起阵阵飓风。
    男子更是整个人口喷鲜血,黄色铠甲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光芒涣散。
    不过这男子是个狠角色,平时吃的就是刀口舔血的饭,受此重伤,不仅没有惊慌失措,相反还目透果断狠厉之色,当机立断,借力以更快的速度往后疾退。
    男子的身子如一颗流星急速划去,但这个时候,天空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金龙爪。
    金龙爪遮天蔽日,一道阴影笼罩住了男子。
    远古、沧桑、霸道、威严……
    恐怖的力量气息,一瞬间压迫而下。
    男子急速飞行的身子骤然缓慢了下来,就像一只快速飞行的苍蝇突然被一滴落下的粘稠松脂给包裹了一样。
    “啊!”男子一声惨叫。
    锋利的龙爪直接从他的头顶穿刺而下,直透仙府。
    男子惨叫声戛然而止。
    千福舟阁楼平台上,慕容楚两眼呆滞,仿若丢了魂一般,两条修长的腿不停打着颤。
    真仙啊!
    那可是专门干杀人越货勾当,有着无比丰富的打斗和逃生经验的一品真仙啊,竟然在青云仙岛那位秦仙人面前,一两个照面,甚至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就干净利落地被击杀了。
    慕容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目所看到的,甚至呆滞过后,她还使劲眨巴了一下眼睛,想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一团云雾起。
    在慕容楚眨巴眼睛之际,金龙爪连同那男子一同消失不见。
    而几乎同时,慕容楚感到一股仿若无处不在,充斥了整个天地的刀劲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朝着正幡然惊醒过来,也当机立断要逃遁的那妖媚女子劈斩而去。
    只是那妖媚的女子,如今却早已经不是人身,而是化为了一只如牛犊般大的七彩蜘蛛。
    八条长长的腿闪着彩色的寒芒,让人看上一眼都要毛骨竦然。
    八条腿快速划过虚空,仿若空间都要被切割成一道道的,起了阵阵狂风,裹卷着她急速破空而去,就像一道七色彩虹。
    只是七彩蜘蛛才爆发,便感到一股股束缚的力量如同一个个荡漾的水波圈一样,从四面八方合拢过来,让她有一种陷入泥泞中的感觉,速度无法控制地慢了下来,却是秦子凌已经祭出了捆仙索。
    一点黑色的寒芒在七彩蜘蛛的四对眼睛里不断放大。
    “咻!咻!咻!”
    七彩蜘蛛突然张开嘴巴,有道道七彩蛛丝喷吐而出,形成一张网朝劈斩而来的黑龙刀罩去。
    “嗤!嗤!”黑龙刀落在七彩蛛丝网上,竟然没能劈开。
    “上仙饶命!”七彩蜘蛛发出哀求声,嘴巴不断有鲜血流淌而下。
    这七彩蛛丝网乃是她的本命蛛丝,不知道在体内炼化温养了多少年,方才如此柔韧,是她真正的保命法宝。
    她放出这七彩蛛丝网,并不是妄图逃遁,而只为了争取一个开口求饶的机会。
    “饶你?像你这等恶人,我为何要饶你!”秦子凌冷笑道。
    在秦子凌说话之际,金龙爪再次出现,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将七彩蜘蛛抓了起来。
    这只七彩蜘蛛妖说起来虽然也是一品真仙,但奈何秦子凌实在太强大了,实力已经直逼三品真仙。
    而且秦子凌三道同修,在应对她这样级别的真仙上面,手段层出不穷,反倒更显灵活变通。
    现在七彩蜘蛛妖的七彩法鞭被九鼎火鸦剑阵困住,本命蛛丝挡着黑龙刀,根本不敢撤回。
    一撤回,秦子凌一刀顺势斩下,她就一命呜呼了。
    所以,她也只能无奈由得金龙爪将她抓去。
    “小的和那蝼蛄妖在迷雾海域里还藏有不少多年积蓄的财物,上仙若杀了小的……”七彩蜘蛛连忙道。
    “怎么,你威胁我?”秦子凌冷声道,金龙爪猛地收缩。
    “咔咔咔!”七彩蜘蛛妖上面坚硬的甲壳发出崩裂的声音。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的万万没有威胁上仙的意思。小的只是阐明小的这条命还有点用处,小的不仅能奉上财物,小的以后还可以跟着上仙,给上仙做一些脏活,戴罪立功。”七彩蜘蛛妖连忙叫道。
    秦子凌听到最后一句话,倒是心里微微一动。
    他要在这强者如林的浩大世界里,建立势力,肯定需要各种不同的人。
    既要有稳重,有能独当一面的大将,也需要有能在阴暗地方做脏事的阴狠人物。
    后者,关键在于要能掌控得住,而不能养虎为患,为害人间,那他就是造大孽了。
    而这一点,秦子凌恰好有十足的信心。
    因为他还是一位神仙!
    “小的还擅长床笫之事,小的可以……”见金龙爪的力道明显有些减弱,七彩蜘蛛妖赶紧趁热打铁。
    说这话时,七彩蜘蛛妖又变化成了美艳的女子。
    宽大的道袍在金龙爪的紧扣之下,更加显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段。
    她的声音这一刻也变得娇滴滴的,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蛊惑味道。
    “打住!”秦子凌顿时间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连忙喝止。
    “上仙!”被金龙爪紧扣中的七彩蜘蛛妖水汪汪地看着秦子凌,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秦子凌说道。
    慕容楚闻言看向秦子凌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有些暗处的脏活确实得你这样的人来做!你现在敞开泥丸宫,我的神魂会进入,然后你以神魂诚心诚意地拜我。以后你尽心为我做事,就当戴罪立功吧!”秦子凌说道。
    七彩蜘蛛妖闻言娇躯微微一颤,看向秦子凌的目光由水汪汪变成了震惊,接着便是挣扎,而慕容楚则明显松了一口气,但紧跟着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怎么不愿意?”秦子凌冷声道,金龙爪毫无怜香惜玉地扣紧。
    “小的愿意,愿意!”七彩蜘蛛妖咬咬牙道。
    接着七彩蜘蛛妖便放开了泥丸宫,以神魂膜拜秦子凌,被种下信仰的种子。
    “子凌,你运气不错,这是一只七彩天蛛血脉后裔,血脉不算太杂,怪不得能修炼到真仙境界。七彩天蛛是上古极为厉害的神虫。”
    当七彩蜘蛛妖膜拜秦子凌时,秦子凌的脑海里响起火龙的声音。
    火龙融合了碎片之后,其实实力恢复了一些,之所以陷入沉睡,是为了积蓄力量帮秦子凌渡劫,不敢有丝毫浪费。
    如今秦子凌不仅渡过了神仙劫,而且还是完全凭自己的实力,如此火龙倒是节省下了一些力量,虽然合上了龙眼,却不再是深度沉睡。
    七彩蜘蛛妖以神魂膜拜秦子凌,它立马就感应到了。
    秦子凌闻言看了七彩蜘蛛妖一眼,目光柔和了不少。
    现在七彩蜘蛛妖已经是他的手下,而且刚才神魂膜拜之际,他多少也知道一些,这七彩蜘蛛妖倒没他想象中那般恶贯满盈,更多的还是不分正邪,做事全凭心情和利益。
    如今,火龙说她乃是七彩天蛛血脉后裔,这也给她增加了一些分量。
    “奴婢七彩拜见主人!”七彩蜘蛛妖单膝跪地道,少了一份烟视媚行,多了一份端庄。
    刚才神魂膜拜,秦子凌对她有些了解,她则知道了她所信仰之人的做事原则,自是不敢再乱动那些蛊惑男人的小心思。
    “起来吧,以后不需要行这等大礼,有事说事就可以。”秦子凌挥挥手道。
    “是!”七彩起身,然后很懂事地站在秦子凌身后,就像一位贴身侍女一般。
    秦子凌没再理会七彩,而是将目光落在慕容楚身上。
    慕容楚见秦子凌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顿时间便感到四肢冰冷,一股寒意从脊背直往上冒。
    她不傻,相反她是个很聪明的人。
    秦子凌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跟血云他们还杀得这般辛苦,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正实力。
    而且,最近几天,有关勾桓被杀,浮空老祖马上要走马上任镇西将军之位,已经在平屿山府地和附近海域传得沸沸扬扬。
    勾桓被杀之事,到目前还没找出真凶,有消息说,大王和三位将军都认为应该是勾桓跟途径平屿山福地海域的某位高手机缘巧合起了冲突,然后被杀。
    真凶很难追查。
    平屿山福地和附近海域的所有人都认同这个说法。
    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出来,在平屿山福地和附近海域除了大王朱焌和黑水国国主玄威,谁有本事在非常短时间内灭杀勾桓和他随行的四十位赤麟卫,还有准真仙级别的卢虞。
    朱焌肯定不可能。
    玄威也没有任何理由杀勾桓。
    况且玄威这等大人物,他和朱焌打交道不少,多少知道一些对方跟脚,真要出手杀勾桓,很难不留下蛛丝马迹。
    但勾桓之死,据说朱焌大王亲自赶去,在现场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慕容楚,以前也是跟所有人一样,认为勾桓之死纯属意外,是途径平屿山福地海域的高手顺手为之。
    但现在,慕容楚目睹两位一品真仙在秦子凌面前就像小孩面对大人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反抗机会。
    三两下就被镇杀一位,镇压一位。
    慕容楚不难推断,眼前这位刚刚崛起的秦仙人,完全有能力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灭杀勾桓和他随行人马。
    现在,她知道了如此惊天秘密,秦子凌又岂会留她?
    “你杀勾桓是因为迟彩珠吗?”慕容楚强压下心头的恐惧,问道。
    秦子凌闻言微微一怔。
    他现在自然知道连长锋的母亲名字叫迟彩珠。
    “算是吧!”秦子凌很快点头道。
    若不是因为九龙神火罩碎片的缘故,他以后也肯定会因为迟彩珠的缘故而杀勾桓。
    无非不会那么急迫仓促罢了。
    所以,他给予肯定答复,也不算撒谎。
    “那我也放开泥丸宫,我用神魂膜拜你,从此唯你马首是瞻!”慕容楚得到肯定答案之后,当机立断说道。
    秦子凌闻言看慕容楚的目光多了一丝欣赏之色。
    “怪不得你能把通灵阁经营得那么好,你是一位果断,有魄力的聪明女人!”秦子凌说道,手摸着下巴,面露一丝为难之色道:“其实我不喜欢让人用神魂拜我,完全受我禁控!有些事情,只是无奈为之。像七彩,她这种女人,我要收她,就必须完全控制她,否则她本性不移,胡乱杀人,又或者反咬我一口,那就养虎为患了。
    你不一样,你是个生意人,靠辛苦经营通灵阁养活自己和手下,我也没有听过你有什么恶行,你和我也没有什么仇怨,要是就此逼你拜我,让你完全受我禁控,多少有些违背我的做事原则。
    但若不如此,万一你把我的消息泄露出去,那我和我的人恐怕很快就会大祸临头。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你敞开泥丸宫,让我神魂进去窥探你的神魂,你不需拜我。你的神魂在我面前是无法撒谎的。
    我只要确信,你没有一丝要出卖我的意思,我便可以放你走。当然我神魂进入你的泥丸宫,窥探你的神魂,你的很多秘密就完全暴露了,这对你会有点不公平,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
    慕容楚闻言定睛看着秦子凌,目光非常的复杂,让人根本看不透到底是什么意思。
    “多谢秦仙人,那我现在放开泥丸宫。”许久,慕容楚开口说话,并放开了泥丸宫。
    秦子凌点点头,手指点在慕容楚的眉心。
    地仙的神魂其实已经比较强大,只是因为已经过了出窍的时机,神魂和肉身融合在一起,无法分开,这才没能出窍。
    不过地仙修有仙婴,仙婴既属于肉身又属于天地,神魂便可遁入仙婴,借仙婴外放神念扫视外面,甚至可以仙婴为躯壳,借它离开肉身。
    慕容楚是仙婴后期境界的地仙。
    她的神魂其实已经比较强大。
    神魂端坐在泥丸宫中,云雾缭绕,遮住曼妙身段。
    只是秦子凌要窥探她的神魂,那云雾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遮挡住她的曼妙身段。
    所以秦子凌的神魂一进来,双目金光透射而出,顿时间慕容楚便感觉自己一丝不挂地暴露在秦子凌面前。
    “拜见主人!”
    不过慕容楚似乎一点都没感到羞耻,突然撤去云雾,对着秦子凌的神魂金身心诚意诚地叩拜。
    “你这是干什么?”秦子凌微微一惊。
    “主人应该明白的!”慕容楚说道。
    “其实没必要的。”很多信息传入脑海,秦子凌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不由得叹一口气道。
    “有必要的!既然认准了您,我就没打算给自己留退路!我不想有一天,因为害怕惜命,而屈服与他人之下。如今拜了您,信了您,不管将来遇到什么情况,我就不可能再有害怕畏惧!”慕容楚说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