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道 - 第二章 赤霄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子凌闻言心头不禁大震,甚至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只是因为突然想起了噩梦中的那口古井,这才随口问了一句,结果万万没想到,现实中竟然真有赤霄这么一座道观。
    “咳咳,只是昨天无意中听人提起过,所以有些好奇。”秦子凌自然不会说是噩梦中梦到的,随口扯了个谎。
    崔氏也没多想,“哦”了一声,然后说道:“这赤霄观坐落在离我们村大概十四五里开外的小隆山脚下。你孩提时还是有些香火,那年你父亲病重,我无意中听闻赤霄观之名,还特意去了一趟。”
    “不过如今世道很乱,马贼流寇四处抢夺掠杀,小隆山远离郡城和官道,山贼马贼最是猖獗,住在那一带的村民们不是被杀就是纷纷逃离,村庄也大多被洗劫摧毁,那赤霄观早已经败落。”
    说到这里,崔氏似乎想起了什么,幽幽叹了一口气,难掩担忧之色。
    秦子凌闻言心里不禁沉甸甸的,这世道不太平啊!
    “娘亲,染月,我先去武馆了。”秦子凌问了些有关小隆山方位的问题,匆匆吃完早餐,然后拿起印染月早就给他准备好的中午餐点,起身说道。
    “路上注意安全,我昨日听人说,现在郡城周边一带也有贼寇流窜作案,前些日子,李家村就遭遇了洗劫。”崔氏叮嘱道。
    “我会的。”秦子凌点头离开,心里越发沉重。
    李家村说起来离郡城城墙也就十多里开外,离官道也不远,按理而言应该还在郡城守军的震慑范围之内,它遭了洗劫还是让秦子凌感到意外。
    “看来世道确实越来越乱了,只有搬到城里才能安全一些,只是我如今没钱也没实力,搬到城里谈何容易啊!”秦子凌一边沿着官道,朝着郡城相反的方向大步走去,一边暗暗思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紧迫和无力感。
    沿着官道走上五六里路,沿途还能看到有人气的村庄,田地一块连着一块,不时可看到在田间劳作的农夫。
    但再走远一些,便是成片成片杂草丛生的荒田,残破无人居住的村庄,道路上除了有着镖师护送的商队,便是成群结队,面黄肌瘦的流民难民,很少看到单独行走的人。
    继续又走了四五里路,秦子凌便从官道转入了通往小隆山的小道。
    这些小道因为长时间没人走,如今已经杂草荆棘丛生,颇为难走,而且这等山丘荒野也多落草为寇的山贼。
    好在秦子凌练过武,身手敏捷,又是独自一人行动,机动性强,而且说来也奇怪,自从他重生之后,耳聪目明,而且还是那种近乎妖异般的耳聪目明,对四周的气息变化也有着很敏锐的感觉。
    所以,这一路,秦子凌小心翼翼,倒是让他提前发现几处有山贼埋伏的地方,躲过了被拦路抢劫的凶险。
    两个多小时之后,秦子凌有惊无险地来到小隆山。
    还未真正抵达小隆山时,秦子凌便嗅到迎面吹来的山风阴森森中带着一丝极为难闻,仿若肉腐烂的气味。
    等真正抵达小隆山,看着眼前的一幕,秦子凌不由自主心跳加快,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见小隆山几处山峰坍塌,乱石滚落与半山腰和山脚下,其中有几块房屋般大的岩石从中间一分为二,开裂之处平整光滑得如同被无比锋利的巨剑一剑劈开一般。
    不仅如此,小隆山上到处可见散发着腐肉气味,流淌着黄液,让人无比恶心的腐烂物质。
    这些腐烂物质,还有黄液流淌过的地方,所有草木尽数都变得枯黄,失去了生机。
    看着眼前的一幕,秦子凌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梦境中看到的那两把巨剑,还有那苍老丑陋老人和他身下怪鸟猛然爆炸开来,血肉纷飞的一幕,浑身不禁战栗起来。
    “真的!我梦里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明明是重生在秦子凌的身上,怎么会扯上那老者呢?”
    秦子凌心头战栗中,双目下意识地举目张望。
    很快,秦子凌心头再次一震,双目死死盯着远处山脚下一座残破的道观。
    道观门楣上斜挂着一牌匾,书写着“赤霄观”三字。
    秦子凌使劲吞咽了下口水,然后强压下心里头的震惊,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那些流淌着黄液,散发着腐肉气息的恶心东西,很快来到了赤霄观前。
    正如他母亲所言,赤霄观早已经败落,道观墙垣都塌了好几处,里面布满粉尘,结满蜘蛛网。
    道观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秦子凌很快穿越过道观主殿来到后院。
    果然后院有一口古井。
    秦子凌快步走到古井边,低头探看。
    古井里有水,上面飘浮着一些枯叶,根本看不清楚井底下有什么,但莫名地当秦子凌探头下望时,似乎能感觉到古井底有一件自己很熟悉的东西在招呼自己。
    秦子凌顾不得深思为什么会这样,确认过井绳还算结实,便立马顺着井绳往井下吊落。
    既然梦境是真的,那么按逻辑推测,那老者能驾驭怪鸟在空中飞翔,又被两柄飞剑追杀,不管是他自己还是追杀他的人,都绝对是绝顶高手。
    因为至少在郡城中,秦子凌还从来没听人说起过有人能御剑杀人,那已经是近乎传说中剑仙一流的人物了。
    所以,那老者手指上戴的指环绝对不会是普通之物。
    以秦子凌现在的家境,还有他的根骨天赋,想要在这乱世中拥有自保的能力,那指环可以说是他最大的希望所在。
    下了井,顺着心头的感应,秦子凌很快就看到了镶嵌入井壁石头缝里的指环。
    至于那节断指已经不知道脱落到古井哪个角落。
    秦子凌伸手从井壁石头缝里抠出指环。
    指环落入他手掌的那一刻,秦子凌心头涌起一种血肉相连,无比熟悉的感觉,同时,他的大脑似乎突然被触动了一样,一下子涌进许多纷乱的画面片段。
    那纷乱的画面片段几乎清一色都是极为血腥、阴邪、恐怖的画面,而他噩梦中所见到的老者是这些画面中共同的主角。
    画面越来越多,越来越混乱。
    秦子凌头疼欲裂,他强忍着脑袋要炸开的感觉,快速爬出古井,然后就昏迷在古井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子凌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他的双眸依旧乌黑清澈,但在这乌黑清澈的深处,隐隐中闪着一抹历经沧桑,洞察世事的睿智还有阴险、邪恶和冷酷无情。
    “原来在我灵魂意识穿越到这具身子时,尸魔宗的宗主厉墨的残魂正在试图夺舍这具身子,并且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结果我的到来,最终使得我成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中的那个渔翁。”清醒过来的秦子凌,细细思索推理之后,终于渐渐明白过来,来自另外一个现代文明世界的自己,竟然还同时融合了六大魔宗之一的尸魔宗宗主厉墨的残魂意识。
    只是尸魔宗宗主为何会被人镇杀与郡城外的小隆山,秦子凌就不知道了。
    “老天!我竟然还融合了一个魔头的残魂意识!如此岂不是说我一人拥有两个人的灵魂意识和一个残魂意识?对了,自从我重生之后,不仅耳聪目明,对外界变化的感应格外敏锐,甚至能一心多用,莫非都是因为这具身体融合了两个灵魂意识和一个残魂意识的缘故吗?”一通百通,推理出真相之后,秦子凌也想通了身上的许多变化。
    心中想着,秦子凌目光重新落在被自己紧紧拽在手掌中的黑色指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